西征随笔

作者: 汪景祺

  读书堂西征随笔,清汪景祺著。二卷,雍正二年成书,多记时事,间及古史。

  这里分之为七卷,以便阅读。

  西征随笔 作者:清・汪景祺,汪景祺(1672-1726),原名日祺。字无己,号星塘,浙江钱塘人。康熙五十三年举人,雍正二年游陕西,居抚远大将军年羹尧幕中,著《西征随笔》二卷。三年,年羹尧得罪抄没,搜得此书。世宗(雍正皇帝)见之大怒,御笔亲批曰:“悖谬狂乱,至于此极;惜见此之晚,留以待他日,弗使此种得漏网也”。于是“奉旨:以大逆不道罪……著将汪景祺立斩枭示,其妻子发遣黑龙江,给与穷披甲人为奴。期服之亲,兄弟亲侄,俱著革职,发遣宁古塔……”年羹尧也以“见知不举”,被定为五大逆罪之一。汪的主要罪状是所谓“讥讪圣祖(康熙皇帝)”。翻检此书,果然于《诙谐之语》一文中得之:“某,无锡人,不欲言其姓名。先帝(指康熙南巡无锡,杜诏字紫纶,方为诸生,于道左献诗,先帝颇许可之)赐御书绫字。杜捧归启攵视,则‘云淡风轻近午天’四句也。某作七言绝句云皇帝挥毫不值钱,献诗杜诏赐绫笺,千家诗句从头写,云淡风轻近午天”。就是这段文字,招来了滔天大祸(当然还有其他犯忌的文字,然比之此段尤小巫见大巫也,故不细举),不但自己丢掉脑袋,连妻子儿女也跟着遭殃,期服之亲也受到流放之刑。所谓期服之亲,上及祖父伯叔,中及兄弟,下及子孙亲侄涉及面甚大。文字狱这酷烈于此可见。

  雍正初汪景祺因牵及年羹尧案而被杀,其主要罪证为《读书堂西征随笔》,集中虽有“悖谬”的内容,但并不属于有意识的反清性质,他对一些社会现象的暴露,对清官名臣的丑诋亦非从一种正义感和清醒的社会批判出发,而是宣泄个人困穷潦倒的偏激怨恨情绪,他对年羹尧的谀颂和生活情趣上的无聊猥鄙都可见其思想人格的庸俗卑下。《读书堂西征随笔》反映出清代部分失意文人的病态心理。